觀眾視角丨《雪國列車》命運的反復,人類的無解之路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  • 来源:久久电影院_久久多人视频_久久国产 vs

最新消息,劇版《雪國列車》發佈最新預告片,並預計於5月31日在TNT開播。經長期項目擱置(5年),這部電視劇磕磕碰碰,過程可謂艱辛,但終於還是走到觀眾面前瞭。

在劇版來臨之際,通過本文,為讀者對電影作個回顧。

劇版《雪國列車》改編自同名電影《雪國列車》。

電影2013年上映,由“新晉金棕櫚獎得主”奉俊昊執導,“美隊”克裡斯·埃文斯、“奉俊昊電影的老朋友”宋康昊主演。

與以往奉俊昊的電影相同,《雪國列車》在風格、主題、結構、視聽上,保持著一種內在一致性。換言之,奉俊昊更像一位富有工匠精神的韓國匠人,整個導演生涯就拍瞭“一部電影”,——關於人類罪行、JJ鬥爭、社會(國傢、金融、工業)運作、——,其後的所有電影,都是在原有基礎上,對電影的打磨、完善。

畢竟,奉俊昊的大學專業是社會學,正因此,他的電影顯得如此社會。

觀感上,《雪國列車》是《漢江怪物》的延續。可能許多奉俊昊的粉絲認為,《漢江怪物》的延續是《玉子》,因為兩者講的都是“怪物”。事實上,這種延續僅僅停留在表層。

《漢江怪物》講述瞭個體站在政治決策、社會運作、社會維穩的對立面時的無力、虛妄;

《玉子》講述瞭個體面對資本主義工業化、金融化時的渺小、異化;

很明顯,《漢江怪物》的內在格局比《玉子》更大;而《雪國列車》繼承瞭前者的格局,甚至超過瞭前者——從韓國一隅,上升到人類命運。

在創作者潛意識裡,兩部電影有其連貫性。

為瞭解決漢江怪物所引起的病毒感染,上層不顧民意,釋放瞭消毒炸彈,整個世界氤氳在純凈的霧靄中,茫茫一片,眾生皆然;霧靄不斷擴散,危機不斷蔓延,當屠龍者坐上惡龍的寶座,一切解藥皆是毒品,在不經意間,毒品凝集,化身三束導彈,它們猶如末日審判,攜著上帝的旨意,為人類帶來通往新世界的鑰匙。鑰匙的轉動,無法開啟諾亞的船艙,而是在茫茫雪國中,驅動著循環往復,永無終點的列車。

可以看到,《雪國列車》的開場幹凈明亮,與故事本身的陰暗絕望對比鮮明,散發著濃鬱的啟示錄色彩,它像個寓言,帶給所有人警示。

當人類既有的生存環境遭受毀滅性打擊,我們受本能驅使,將一切舊世界的“火種”加以保留,待到危機過去,寒霜消融,我們在廢墟之上建立新的人類王國。這個王國並不是對以往的顛覆,而是對舊世界的繼承。

於是,我們看到,象征著人類希望的列車,在建立之初,自動照搬腐舊規則,在這規則之上,人們與以往相同,分三六九等,行上下尊卑,在不同車廂,守住各自的安分。

列車的設計者Wilford設計一套完整的、天衣無縫的列車生態系統,正如孔子建立儒學,規定君君臣臣子子的倫理框架,告訴所有人:在自己的位置上克己復禮,安分守己,不要總想著造反逾矩。

如果所有人都安分守己,社會也就沒有動亂瞭,而電影也就大結局瞭。事實證明,人終究隻是動物,企圖讓人人成為哲學傢更是做夢,動物的本質在於生命的沖動,於是,主角帶領著一批不安分的車廂底層,振臂高呼:王侯將相,寧有種乎?一路從從車位殺到車頭,顛覆秩序,建立規則。

這裡,問題就來瞭。既然這些造反的底層從一開始就是要建立自己的規則,那他們和過去的統治者又有何區別?難道“我”的統治比“他”的統治更正義嗎?

電影最後,主角Curtis殺進車頭,見到Wilford,面對對方的花言巧語,Curtis開始動搖。事實上,主角們的造反本身就是列車生態系統的一部分。當人口到達上限,自然死亡與人為處死的速度已經無法支撐起生態的平衡,需要更為直接、系統性的清楚計劃。Wilford利用底層的不滿心理,與底層領袖相互媾和,煽動底層民意,致使他們流血造反,整個過程客觀上減輕瞭系統負擔,使得列車能夠繼續運行。

主角突然發現,自己的“正義”反而助長瞭自己所認為的“惡”,本該殺死對方的屠龍刀轉眼成為自騸的匕首,為原本被推翻的體系添磚加瓦,致使列車的運作更為牢固,自己與同胞們的努力化為泡影,革命的意義頃刻崩塌,在造反之路上,無路可走。

而諷刺的是,那個找到出路的人,反而是造反雇傭兵Nams。與主角這些革命者不同,Nams的造反理由並不高尚,他的初衷僅僅是為瞭得到獎勵品——毒品。這個毒品積少成多,最終雜糅一團,成瞭炸門而出的火藥。

前者受高尚理想的驅動,最終自我懷疑、虛無消解;後者以下作的理由為信條,居然找到出口,跳出循環。不可謂不諷刺啊。

不過,從這裡也能看出奉俊昊的敘事硬傷——過分地追求象征色彩,致使故事看似邏輯連貫,實則刻意造作,顯得不夠真實。這種刻意從一開始便透露出創造者的意向,讓筆者還沒看完電影就能猜出大半劇情。

這裡插一小句,《寄生蟲》筆者非常喜歡,但是其劇情雖然連貫暢快,講究邏輯,奉俊昊卻始終跳不出虛假不真實的窠臼——劇情中的人物、器物太追求功能化瞭。在我眼裡,《殺人回憶》才是他的最佳。

在《雪國列車》中,Curtis象征領袖,Nams象征key,Mason象征騎墻派,毒品象征著沉淪與救贖雙重隱喻......電影中所有的角色、器物,都有“意指”功能,生怕觀眾看不懂;創作者與其說是在將故事,更像是在解釋故事。所以,雖然奉俊昊的電影總是透露著深意,卻少有人說看不懂。對商業片而言,反而是一大優點。

最後,加點私貨,講個電影之外的故事。可能是奉俊昊無意所為,筆者想多瞭,也可能是他的意圖。

在禪宗公案中,有這麼一個故事:從前有一座廟,廟裡住瞭一堆和尚。有一天,廟裡來瞭一隻貓,因為貓太漂亮瞭,廟裡的和尚都想占為己有,於是和尚們分東西兩堂,吵瞭起來。這時,普願和尚路過,見爭執難解難分,就說,你們中誰人能說出個道來,誰就得到這隻貓,若沒人說得出,我就斬瞭這貓。眾人皆迷,不得要領,說不出個所以然。於是普願和尚就斬瞭這隻貓。後來,普願的弟子趙州和尚外出歸來,聽聞普願講述這件事情後,就把鞋子戴在頭頂。普願說,當時若你在場,這貓就不用死瞭。——南泉斬貓